“人才难得”——和的交往史

时间:2021-09-04 09:2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编辑:admin 点击:
与结识,最初是在1927年中共八七会议上。会后,前往湖南组织秋收暴动,也随中央机关迁往上海。四年以后,二人重逢在中央苏区。 1931年秋天,与中共苏区中央局的几位领导人项英、朱德等转战来到瑞金,着手筹备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有关事宜,同时检

  与结识,最初是在1927年中共“八七”会议上。会后,前往湖南组织秋收暴动,也随中央机关迁往上海。四年以后,二人重逢在中央苏区。

  1931年秋天,与中共苏区中央局的几位领导人项英、朱德等转战来到瑞金,着手筹备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有关事宜,同时检查地方工作。这种检查当然是全面的调查和评估,除了政治、经济的发展状况之外,其中相当重要的还有社会稳定的程度。这是确定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能否定在瑞金的一个重要因素。当时,是中共瑞金县委书记,领导一个十几万人口大县的工作。

  是同年8月赶到瑞金的。当时的瑞金,正惨罹肃反扩大化之祸。原县委主要负责人为了肃清所谓的“社会”,在全县范围内大搞逼供信,县苏维埃、县工会许多干部被害,一些群众被错杀。到任后,果断地纠正了滥捕滥杀的错误,并重组各级政权,安抚无辜受害群众,恢复正常的生产和生活秩序。这样,民心甫定,社会又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。

  听了等人的汇报,相当满意。27岁的县委书记,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,胼手胝足,励精图治,创出如此佳绩,实属难得。这在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、同处一城,彼此接近,但是时间很短。次年春,调至会昌。是个勇于进取的人,他在会昌任职直至担任会(昌)寻(乌)安(远)中心县委书记期间,一直是为政察察,兴利除弊,工作热火朝天,老百姓十分拥护苏维埃。但是,与临时中央在一系列问题上的原则分歧,终于导致了他革命生涯中的第一遭坎坷。

  从1931年起,即表现了对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后中央领导的“不信仰”。赣南会议之后,他又与曾任苏区中央局秘书长的毛泽覃、任赣东特委书记的谢唯俊、任红一方面军总前委秘书长的古柏等同志对中共临时中央的“左”倾政策进行了公开抵制,进而在实际工作中提出或执行了与之不同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等方面的原则和方针。例如,在经济政策上,主张平均分配土地,“给富农以经济出路”;在作战方针上,主张诱敌深入,反对军事冒险;在扩红原则上,主张由群众武装逐级发展为主力红军,等等。这些思想,可以说是受了的影响,也是若干年来被苏区的革命斗争反复验证的成功经验。这时,与的心是相通的。在当时苏区党、军队和苏维埃政权的中高级干部中,持有或支持类似观点的同志不在少数。这在1931年以后王明“左”倾路线占统治地位的情况下,恰如一股潜行的地火在积蓄、汇集,形成了维护正确主张的坚强力量。

  这股健康力量的主要人物都程度不同地遭受了打击。但所受处分之重,既有所谓“寻乌事件”所招致的“失地”之咎,也因其不肯按临时中央领导人的要求作检查。于是,被作为“江西罗明路线”的代表人物而遭到“残酷斗争,无情打击”。他相继被免去了县委书记和省委宣传部部长的职务,先去一个偏远的地方作“巡视员”,继而又到乡村参加垦荒,近似于“劳动改造”。

  适逢此时,红军第五次反“围剿”的斗争日趋紧张,对或明或暗的指责以及对、毛泽覃、谢唯俊、古柏的批判,不久就一起湮没于黎川和广昌前线那震天的枪炮和喊杀声中了。

  对苏区的这场党内斗争,“左”倾机会主义领导以颠倒的方式反映了其基本面貌。“小组织”和“派别活动”当然是子虚乌有的,而等人从思想到行动皆站到的立场上则是事实。对此心里十分清楚。

  1934年10月,、谢唯俊被允许随队长征,毛泽覃、古柏则被留在苏区坚持武装斗争。1935年,毛、谢、古先后在赣南、陕北和粤东战死,成了“江西罗明路线”代表中仅存的人物。遵义会议前后,的境况逐渐改善,由《红星报》主编改任中共中央秘书长。

  在以后的岁月里,随着在党内地位的变化,的职务不断擢升。抗日战争爆发,先任八路军政治部副主任,半年之内,又被任命为一二九师政委,成为独当一面的统兵大员。这充分表明了对的器重。

  1943年10月以后,延安整风进入第三阶段。研究历史,论说功过,必然要涉及到对人物的品鉴和事件的澄清。建党以来的是是非非和人事问题的种种纠葛逐渐露出端倪。

  1943年11月,在第一次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,发言:反邓、毛、谢、古,是指鸡骂狗,邓、毛、谢、古死了三个人,希望邓要为党争气。不难看出,在这里是把当作坚持党内正确路线的重要人物来维护和褒扬的。

  无独有偶,同一年,担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的林伯渠也就当初中央革命根据地的“路线斗争”作诗一首,抒发感慨:

  整风结束时,全党尤其是党的高级干部在批判“左”倾错误路线方面的认识已趋一致,重用一批德才俱佳、忠实执行正确路线的干部的良好环境已经形成。多年与领兵在外,披霜蹈雪,艰苦征战,加之有着与“左”倾机会主义作斗争的历史,不但倚为干城,在党内其他高级干部中也树立起了声望。

  与不同,没有那种思情远举的文人气质和高古奇谲的诗人心态。他是一个胸有丘壑、深藏不露的实干家,胆大多谋,为人严谨,做事干练,分析问题切中要害,善于处理各种错综复杂的矛盾。这恰恰是非常欣赏的。战争年代,他把与年长十二岁的放到一起,二人配合默契,相得益彰,可以说知人甚深,用人得法。从组织山地和平原游击战到开展反顽斗争,从挺进中原到指挥淮海战役,从挥师渡江直至进兵大西南,负责的工作是非常放心的一个方面。对的许多重大决策,都能心领神会,分析情况,掌握政策,力争在实际工作中圆满地加以完成。尤其是刘邓率军渡河南下,任务艰巨,在中原拖住蒋军劲旅,减轻陕北和山东战场我方的压力,更显出了栋梁之材的本色。所以,当淮海战役打完以后,将由中原局调任华东局,而原担任华东局书记的饶漱石则任第二书记。这除了有统一事权,便于开展南下工作的考虑之外,也表明信任之专。

  的思维特点也引起了的重视。1938年,在太行山工作时讲过一句话:“一切都是辩证的,一切都是发展变化的。”这句话传到那里,他以哲学家的深邃和政治家的敏感察觉到思想的精微。他认为这句话很厉害,抓住了马克思主义的实质,富有哲理。一连四五年,常常提到这句话。

  发源于早期的耳濡目染,并结合中国革命的斗争实践悉心研求,深得思想的精髓。历来重视调查研究,将之作为得到真实情况、作出正确决策的关键。因此他也欣赏能同他一样掌握这个法宝的人。而在这一点上深深契合了。长期主持一个战略地区的总体工作,因此他把对各类情况的全面把握当作一项基本的功夫。从战略到策略,从对敌到对友,从图舆战阵到兵民用度,无不了然于胸。真实的情况掌握了,实事求是的前提就具备了。这样,作为中原局书记反映给的情况、所提的建议就能做到言之有物,参考价值极高。非常爱看的报告,多次肯定和赞扬,并加上批注,转发各地参考。如1944年8月起草的对所询减租减息等十个问题的答复、1948年6月《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土改与整党工作的指示》等等,为中共中央作出正确决策提供了第一手材料,为各地区贯彻中央指示提供了宝贵的经验。对此视之为宝。他的许多思想和著作的形成,有着独特的贡献。遇有疑难,亦咨以函电。

  此外,对的作风也十分满意。生性恬淡,不喜交际,这与的以诗文会友、周恩来的广结各路名士有很大的不同。战争年代,军务繁重,鞍马劳顿,新中国成立后更是忙于党政庶务,即使偶有闲暇,也习惯于一个人独处静思,对于如何与人交游似乎无所用心。他对同事相待以诚,相忍为公,对下属也是约束极严,向来不肯假以词色,对拉山头、搞宗派深以为戒。其组织纪律性和修养功夫如此之强,令十分放心。这些特点在1952年调到中央工作以后,尤其是“高饶事件”发生后为体察得十分清楚,也更以为难得。

  因此,从1956年党的“八大”到1959年庐山会议以前,对的赞誉之词和倚重之举次第而出。雷锋心水高手论坛49972三肖一码

  1956年9月,在党的七届七中全会上,在提及中共中央核心领导层的人事安排时,提议任中央委员会总书记。

  向也是向全场解释:“秘书长改为总书记,那只是中国话变成外国话,……外国的总书记就相当于中国的秘书长。”

  接下去,不厌其烦,反复表示要为“宣传宣传”。他说:我看这个人比较公道,他跟我一样,不是没有缺点,但是比较公道,是个厚道人。他比较有才干,比较能办事。他跟我一样,有许多事情办错了,也有的话说错了,但比较起来,他会办事,他比较周到。还说:大体说来,这个人比较顾全大局,比较厚道,处理问题比较公正,他犯了错误对自己很严格。几番“比较”,爱护、褒奖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的这番话可以说是集中了党中央的共同看法。9月28日,在八届一中全会上,当选为政治局常委、中共中央总书记。

  1959年4月,在中共八届七中全会上,发言,诙谐恣肆之中则另有一番深意:我这个人叫,我挂正帅,就是大元帅,为副总司令,副元帅,我们两个人,一正一副。他还对说:你是总书记嘛,,你挂帅了,一朝权在手,就把令来行,你敢不敢呀?你是书记处的总书记,你也是常委的总书记,你也是政治局的总书记,你也是中央委员会的总书记,你也是我的总书记。

  炸弹袭击约200人伤亡道士去村民家中作法东家突疯反杀道士解放军驻澳部队进驻

  未发行像邮票试样将拍卖 估价八万元( 05-08 17:51 )

  著作之“最”——蒋介石、革命、自力更生( 05-08 16:55 )

  1938年,和周恩来、任弼时在延安(图)( 04-30 14:33 )

  1956年4月28日:提出科学、文艺都要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( 04-28 09:44 )

  照片引发著作权纠纷 出示底片证明解艺侵权( 04-27 09:01 )

  军史回眸:与抗战期间八路军总部炮兵团( 04-26 22:46 )

  1949年4月21日:、朱德发布《向全国进军命令》( 04-21 12:06 )

  历史在这里定格:生命的最后24小时(组图)( 04-15 10:43 )

  1960:听村支部书记说真话 结束公共食堂( 04-09 15:14 )

  涓€鐩樺湡璞嗕笣80鍏冧汉姘戝竵 涓滀含鐢熸椿鎴愭湰鍏ㄧ悆鏈€楂?/font

  鍙镐箻鍙h涔樺涓嶄緷涓嶉ザ 鈥滅墖鍒€甯€濈媯鐮嶉暱瀹㈣溅涓?/font

  宸ㄨ椽鏈辩蹇犫€滈槼鍏夆€濅笅鐨勭姜鎭讹細鎯呭涓庡コ鍎垮悓宀?/font

  闅愬舰鎵嬫満涓嬫湀鍦ㄦ矆闃充笂甯?娌堥槼鎴愪负棣栨壒閿€鍞瘯鐐?/font

  鍥涘瞾濂崇褰撹鍗栬蒋鍔熸專閽?璀﹀療鎬€鐤戣儗鍚庢湁浜烘搷绾?/font

  18宀佸皯濂宠韩鎬€鍏敳鍗冮噷瀵诲洑姣?鎬€瀛?鏈堝叕鍘曚骇瀛?/font

  27岁的县委书记,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,肃乱反正,整治政治经济军事,非一般人可为,足见小平同志本事,本文对小平的评价极为中肯。

  事实证明:只是个人才,而非帅才。在中国革命的过程中知识个负责具体事务的干部,在对大局的统治方面,他与还有一段相当的距离,这在改革开放之初出现的对大局掌控不力的事实就可以得到证明。公平地说:对中国革命和建设作出了很大的贡献,但在改革开放之初的成绩与错误也都是巨大的,其错误使得我们花费了多少年才拨正过来。

  看了前面几个游客的发言觉得很可笑,可能这些朋友自己觉得也是个人物吧。如果这种认识也算个人物的话我为中国感到悲哀,人人都自以为是,不是人才难得是什么?有一句很老套的话,如果历史能够重演,谁都可以成为伟人,有人认为说几句话是假大空,这种人就更是荒唐可笑了,人才不是面面俱到,什么都说到具体的人只能说是一般人才,不具大局观,宏观的意思只能是一个意思,就象宪法,只能是个大概,不能包罗万象,当年的毛主席每场战役也不过是说个大概,具体还是各位将军去执行,难受也是个假大空?不能将这种大意化为具体行动的人都没法深刻领会那种意思,认为假大空的当然也是不值一晒之辈